当前位置:主页 > 癌症 > 皮肤癌 >
皮肤癌
 目录
·什么是皮肤癌?
·皮肤癌的发病原因
·皮肤癌的症状及临床表现
·皮肤癌的治疗
·中医如何治疗皮肤癌
·皮肤癌的饮食
·皮肤癌的预防

什么是皮肤癌?

 
皮肤癌是指皮肤表皮发生的恶性肿瘤,主要发生在50岁以上的老年人,男性多于女性。皮肤癌好发于身体暴露部位,如头、面、颈、手背等部位。
 
皮肤癌有基底细胞癌和鳞状细胞癌之分。基底细胞癌好发于眼旁、鼻、鼻唇沟和颊部,鳞状细胞癌好发于颞部、眼睑、耳、头皮、唇等部位。
 
皮肤癌在我国的发病率很低,但在白色人种中却是常见的恶性肿瘤之一。据估计凡能活到65岁的美国白人,其中有40%~50%至少患过1次皮肤癌,这可能与所处的地理位置和人民的生活方式有关。
 

皮肤癌的发病原因

 
目前关于皮肤癌的病因尚未完全明了,其发生可能与过度的日光曝晒、放射线、砷剂、焦油衍化物等长期刺激有关。烧伤瘢痕、粘膜白斑、慢性溃疡、经久不愈的瘘管、盘状红斑狼疮、射线皮炎等皮肤损害亦可继发本病。但很多病人没有明显的病因。
 
中医认为皮肤癌与肺、肝、脾之关系最为密切。皮肤为人之藩篱,易受外邪侵袭,其为病不仅与外感六淫有关,亦与脏腑功能失调相连。肺主气,外合皮毛,肺气失调,则皮毛不润;肝藏血,疏调血道,肝阴血不足,则皮肤血燥不荣;脾与外邪相夹为患。
 
皮肤癌的分类主要有基底细胞癌、鳞状细胞癌、恶性黑色素瘤、恶性淋巴瘤、特发性出血性肉瘤(Kaposi肉瘤)、汗腺癌、隆突性皮肤纤维肉瘤、血管肉瘤等。
 

皮肤癌的症状及临床表现

 
(一)鳞状细胞癌
 
鳞状细胞癌以30~50岁年龄多发,鳞状细胞癌多发生于长期不正常状态的皮肤,往往是由角化病、粘膜白斑病或其他癌前疾病转变而成,如:好发于下唇、舌、鼻、外阴、多发于皮肤粘膜交界点、溃疡边缘高起、红硬、呈环状、菜花样外观,周边炎性反应显著,多有区域淋巴腺肿大。
 
鳞状细胞癌发病快,常在短期内快速生长,以粘膜皮肤连接处鳞状细胞癌发展最快,粘膜发病者更容易转移。初起皮肤损害往往是一个干燥的、如小米粒至黄豆大坚硬之丘疹或小结节,表面呈黯红色或有毛细血管扩张,粗糙不平,中央有紧密附着的角质物,不易剥离,用力剥离则易引起出血,剥离后将再长出角质性物质。以后中央可发生溃疡,溃破面不断增大,其发展较基底细胞癌为快。在较短时间内,形成一个乳白色颗粒或坏死组织的癌性溃疡。
 
有时形成相当深度的溃穴,状似火山喷口,合并感染则有粘稠脓液,臭味异常,自觉疼痛,有的鳞状细胞癌向外发展,可与深部组织粘连,形成基底广阔的赘生物,外表像乳状或菜花样肿瘤。
 
鳞状细胞癌发展较快,破坏性大,可伸入结缔组织、软骨、骨膜及骨骼,常可发生区域性淋巴结转移,晚期可发生内脏转移。尤其是粘膜的鳞状细胞癌往往容易转移。
 
(二)基底细胞癌
 
基底细胞癌50岁以上多发,好发于眼眶、内眦、鼻、颊、前额、手背;溃疡边缘呈蜡状、结节形、卷起,包有的呈黑色,炎性反应轻微或无,转移极少,主要向深部组织浸润。基底细胞癌一般分为4型,最常见的是结节溃疡型。
 
a.结节溃疡型
 
初起是表皮出现一个小米粒至豌豆大小的蜡样小结节,一般表皮相当硬,表面上常有小数扩张的毛细血管,略高于皮肤表面,或仅似红斑而并不显隆起,或略呈结节状,表面的皮肤轻度向下凹陷。结节可逐渐扩大或新的损害在附近出现,相互融合,形成一个有蜡样光泽的盘形斑块,中央往往结成棕色、黄褐色或黯灰色痂,继而痂下发生溃疡,逐渐扩大,形成圆形、椭圆形或不整形溃疡,大小自指甲盖至铜钱大小不等,溃疡边缘坚实及卷起,往往呈半透明状并凸凹不平,周围皮肤无炎症,底部呈珍珠样或蜡样外观,有时损害表面完全为痂所覆盖。
 
溃疡缓慢向四周及深部扩展,有如鼠咬状,形成基底细胞癌的一种典型临床形态,名为侵蚀性溃疡。溃疡可部分愈合而发生瘢痕,亦可扩展至皮下组织甚至软骨及骨骼。各种组织可被摧毁而成深坑状。发生于面部能破坏鼻、耳、眼眶及上颌窦等部位的软骨和骨组织,引起出血或颅内侵犯或毁形。基底细胞癌损害发展缓慢,一般极少发生区域淋巴结转移,也不转移到别处。
 
b.色素型
 
结节较平面浅,损害与结节溃疡型相同。由于含有较多色素,损害边缘除有珍珠色光泽外,还点状或网状黯棕色或黑褐色的色素斑,中央部分亦可见有色素沉着,结痂后揭痂容易出血,痂下可呈黯棕色甚至炭黑色颗粒状,与恶性黑色素瘤类似,容易误诊。
 
c.硬斑状或纤维化型:常见于头颈部,为坚硬淡黄色或黄白色斑块,略微隆起,边界不清,似硬斑病样,可长期保持完整,最后发生溃破。
 
d.浅表型:皮损表浅,多发生于躯干,呈一片或数片浸润性红斑,表面脱屑或结痂,边缘或整个皮损稍隆起,至少有一部分边缘呈细小珍珠样或线条样堤状。本型最后可纤维化。类似银屑病、湿疹或脂溢性皮炎。
 

皮肤癌的治疗

 
一、手术治疗
 
皮肤癌的主要治疗方法是手术治疗,适当的手术切除治疗,治治愈率达90%~100%。切除时,应距离肿瘤0.5~2cm作皮肤切口,并需要足够的深度,尽可能作广泛的切除。头皮、躯干和四肢的鳞状细胞癌切除应适当增加至2~5cm。
 
对于已证实的区域淋巴结转移者,应行淋巴结清扫术,但不必作预防性的清扫术。当骨或主要血管和神经受累时,则需要截肢。电刀切除优于单纯手术切除,因为干燥对开放伤口有利。化学外科治疗效果较好,但费时,代价较高。对切除范围较大者应切除的实施植皮术。
 
二、放射治疗
 
由于皮肤癌位置表浅,边界清楚,直视下照射定位精确。一般鳞状细胞癌对放射线中度敏感,基底细胞癌对放射线特别敏感,而且皮肤耐受性较高。因此,发生于暴露部位的病灶,手术切除后易致瘢痕形成,影响美容和功能。
 
放射治疗主要适用于老年体弱,有手术禁忌证(有糖尿病、肾脏、心脏疾患等)者。但对瘢痕组织上的病灶(烧伤瘢痕)、以前放疗区、血供不佳或肿瘤累及骨和软骨,如头皮、手指、鼻、耳等处都不适宜于放疗。
 
放射源首选电子线,其次为接触X线或浅层X线,照射野边缘应超过肿瘤0.5~1cm,肿瘤边界不清者,则将边缘扩3~4cm。根据病变大小采用垂直、切线或多野照射。一般肿瘤剂量60~70GY/6~8周,基底细胞癌所需剂量稍小,治疗中应根据肿瘤退缩情况调整射野及剂量。肿瘤直径小于1cm,可用X线接触治疗,总量60~70GY,每次20~30GY,间隔3天,共照2~3次,应注意保护周围组织。
 
三、化学治疗
 
(一)局部治疗
 
a.氟尿嘧啶(5-FU):对皮肤癌有较好的疗效,局部用药因很少全身吸收,故毒性小,而且一般很少残留癍痕。局部应用浓度为0.1%-5%。多应用5%的5-FU油膏外涂,每日1-2次,连用4周。若在外涂氟尿嘧啶之前或同时进行液氮冰冻治疗,则疗效更快更好。
 
也有用2%普鲁卡因2-4ml,5-FU0.25-0.5g,去甲肾上腺素0.5-1ml混合,先在癌瘤四周皮下、健皮内作浸润注射,然后再在癌内作多方向注射,3-5日一次。
 
b.博莱霉素(BLM)或平阳霉素(PYM):国内多用0.1%-0.2%博莱霉素软膏外涂,每日1-2次,一般无毒副作用。
 
(二)全身治疗
 
全身治疗主要适用于不宜作手术切除或放疗的晚期病例;手术和(或)放疗后怀怀疑有残留病变及转移的患者。多用博莱霉素或平阳霉素10mg/次肌内注射或静脉注射,每周2~3次,可加用环磷酰胺400~600mg/m2,静脉注射,每周一次,4~6周为一疗程。
 
四、诱导分化治疗
 
维A酸类能阻断癌基因表型的表达,可抑制多种动物和人的恶性细胞类型的生长,诱导细胞分化。Isotretinoin(B-顺式维甲酸)每日注射1.5mg/kg,可预防基底细胞癌患者发生新的病变。亦有以0.1%或0.3%的Tretinoin(B-全反式维甲酸)局部治疗而获得效者。
 
五、免疫治疗
 
局部应用一种非特殊性免疫疗法,在局部产生过敏反应治疗本病有效。采用二硝基类如二硝氯苯(DNCB)的霜剂或丙酮溶液,产生迟发性超敏反应而使瘤体脱落。亦有采用重建α-2干扰素病灶内注射,每次注射1.5×106IU(0.15ml),每周3次,共3周,总量为13.5×106IU。
 

中医如何治疗皮肤癌

 
大量临床实践证明,对中晚期病人进行大剂量放、化疗,或对产生耐药的患者再次进行化疗只能导致虚弱的生命更加垂危,加速了患者死亡。
 
患者死因不是因为癌症本身造成,而是由于不科学、不恰当的杀伤性治疗所致。如肝癌多次介入后出现腹水、黄疸等肝功衰竭而致死;肺癌胸水化疗后导致呼吸衰竭而死亡;胃癌、肠癌化疗后恶心、呕吐,患者更加衰竭而死亡;白血球下降,患者感染而死亡等。
 
因此,对晚期癌症的治疗更重要的是减轻痛苦,提高生活质量,控制病情,"稳中求进",以便获得"长期带瘤生存"。中医中药治癌可减轻病人的症状和痛苦,提高生存质量,延长生命,降低癌症的死亡率。
 
一、中医辨证治疗皮肤癌
 
中医根据皮肤癌的发病机制不同,将其分为脾虚痰凝型皮肤癌、血瘀痰结型皮肤癌、肝郁血燥型皮肤癌和血热湿毒型皮肤癌四种类型。
 
(一)脾虚痰凝型皮肤癌
 
脾虚痰凝型皮肤癌的症状表现为皮肤中呈囊肿块,内含较多粘液,色呈蜡黄,逐渐增大,亦可破溃流液,其味恶臭,食少纳差,或有腹胀消瘦,舌黯红,苔腻,脉滑。治疗宜健脾利湿,软坚散结。
 
偏方:羌活胜湿热加减。羌活、独活、白芷、防风、川芎、白术、白芥子各10g,茯苓、薏苡仁、白花蛇舌草各30g,猪苓、紫河车、夏枯草、莪术、山慈菇各15g。
 
若见形瘦骨,加黄芪20g、党参15g以健脾益气;夜寐不宁者加炙远志、酸枣仁、合欢皮各15g以宁心安神;破溃流液多者加白鲜皮、地肤子各20g以加强燥湿解毒之力;有淋巴结转移者,加昆布、海藻各15g,或加用西黄丸、醒消丸内服以软坚散结。
 
(二)血瘀痰结型皮肤癌
 
血瘀痰结型皮肤癌的症状表现为皮肤起丘疹或小结节,硬块,逐渐扩大,中央部糜烂,结黄色痂,边缘隆起,有蜡样结节,边界不清,发展缓慢。或长期保持完整之淡黄色小硬结,最终破溃,舌黯红,苔腻,脉沉滑。治疗宜活血化瘀,软坚散结。
 
偏方:活血逐瘀汤加减。当归、桃仁、丹皮、苏木、莪术、白僵蚕各10g,瓜蒌、赤白芍、海澡、野百合各15g,山慈菇20g,丹参、牡蛎、白花蛇舌草各30g。
 
若大便溏泄者,加茯芩、党参各15g以健脾止泄;腹胀纳呆者加法半夏、陂皮、白术各10g以健脾理气;皮肤干燥或痒者加防风10g,地肤子、金银花各20g以疏风解毒。
 
(三)肝郁血燥型皮肤癌
 
肝郁血燥型皮肤癌的症状表现为皮肤起小结节,质硬,溃后不易收口,边缘高起,色黯红,如翻花状或菜花状,性情急躁,心烦易怒,胸胁苦满,舌边尖红或有瘀斑,舌苔薄黄或薄白,脉弦细。治疗宜疏肝理气,养血活血。
 
偏方:丹栀消遥化裁。丹皮、柴胡、当归、香附、三棱、莪术、桃仁、白术各10,栀子12,赤白芍、茯苓各15g,白花蛇舌草、草河车各30g。
 
若出血不止者,加生蒲黄、生地榆各10g,仙鹤草30g以清热止血;胸闷甚者加厚朴、郁金各10g以理气解郁。
 
(四)血热湿毒型皮肤癌
 
血热湿毒型皮肤癌的症状表现为初起皮肤为一隆起米粒大至黄豆大小丘疹或小结节,呈黯红色,中央可结黄褐色或黯灰色痂,边缘隆起坚硬,日久病损可逐渐扩大,甚至形成溃疡,流液流血,其味恶臭或为渗液所盖,久久不愈。亦有形成较深溃口,如翻花状或外突成菜花样,舌红,苔腻,脉弦滑。治疗宜清热凉血,除湿解毒。
 
偏方:除湿解毒汤化裁。白鲜皮20g,生薏苡仁、土茯苓、白花舌蛇草、仙鹤草各30g,大豆黄卷、栀子、丹皮、连翘、紫花地丁、金银花、半枝莲各15g,生甘草10g。
 
若肿块疼痛较甚,加延胡索15g,乳、没各10g以活血镇痛;肿块坚硬者加牡蛎、丹参各30g,昆布15g以软坚散结;口干苦者加黄芩10g、竹茹15g以清肝降火;发热者加柴胡10g、地骨皮30g以除虚热。
 
二、皮肤癌的外治法
 
(一)外洗方
 
皮肤癌形成溃疡或向外呈菜花样瘤、感染流脓流汁、恶臭污秽者,可在外敷药前,用下列处方煎汤泡洗:蛇床子、龙葵、败酱草、蒲公英。浸洗患处,每日1~2次。
 
(二)蟾酥软膏取蟾酥10g,溶于30ml清洗液中,再加入40g磺胺软膏。上药调匀,每次适量外敷肿瘤处。
 
(三)用仙人掌,刮去皮刺,捣如泥,摊于纱布之上,敷患处,复以绷带包扎固定。敷药同时取全蝎7只,黄泥封煅,研细,黄酒冲服,每周一次。
 
(四)炉甘石60g,密陀僧60g,冰片1.5g,共研细末,再与猪板油250g捣匀,捶成软膏状,涂于膏状,涂于患处。治疗癌性溃疡。
 
(五)皮癌净红吡50g,指甲5g,头发5g,大枣去核71g,碱发白面172g。将大枣去核、红吡研末,头发剪短,指甲切碎。将红吡、指甲、头发混合,放入大枣内,外用碱发白面包裹如元宵样,再将包好的药丸放在煤火或木炭中烧烤,火力不宜过大,力求受火均匀。烧成的药丸,研成细粉过筛,密封,备用。若肿瘤破溃,分泌物多者,可用药粉直接撒在瘤体表面。若瘤体表面干燥,用香油调敷,每日换药1~2次。使用时应注意将药涂在包括根部的整个瘤体,不要涂在正常组织上。瘤体过大者,可分区分批涂药。用药后红肿疼痛严重者,可减少用药次数。
 

皮肤癌的饮食

 
(一)手术后饮食
 
皮肤癌患者手术后,耗气伤血,宜多食用补气养血之品,选用粳米、扁豆、大枣、龙眼、荔枝、香菇、鹌鹑蛋、胡萝卜、山药、藕粉粥、豆类等。
 
(二)放疗时饮食
 
放疗时耗损阴液,宜多食滋阴养液之物,选用鲜蔬菜、鲜水果如菠菜、水白菜、藕、白梨、香蕉、葡萄及泥鳅、海参、甘蔗粥等。
 
(三)化疗时饮食
 
化疗时气血两损,宜常服养气之品,选用核桃仁、桑椹、白木耳、香菇、菱角、苡米粥、黄鳝等。
 

皮肤癌的预防

 
a.在日常生活、工作中,应尽量避免长期接触有害的化学物品如沥青、焦油、砷化物、苯并芘等,这些化学物质都有较强的致癌性。对于因工作需要,必须长期接触有害化学品的工人,尤其要有良好的劳动保护。
 
b.自觉保护好我们的生活环境,不要随意点燃轮胎、沥青、塑料、电线皮等物质。
 
c.防止长时间的皮肤暴晒。医学家发现紫外线照射可诱发皮肤癌,长期工作在阳光下的农民、渔民、野外工作者较室内工作者发生皮肤癌的几率要大很多。所以在户外工作、游玩时可涂些防晒霜之类的物品。
 
d.注意电离辐射,这主要是针对放射工作者而言。
 
e.积极治疗原发病。患有光化性角化病、着色性干皮病等癌前病变者,应尽早进行治疗,争取将皮肤癌扼杀于萌芽之时。
 
f.加强锻炼身体,提高身体素质,中医云:“正气存内,邪不可干。”
 

相关频道

 

推荐信息

  • 00条记录
  • 疾病快速通道